至少在我当初恢复博客时,我是有着一颗日更博客的心的。可惜由于课程繁多,比赛迫近,我也有了整一个月没有更新了。临近回家摆烂,趁此机会便写一篇文章,来记录下自己的五月。

比赛

在四月底至五月初,我加入了学院的实验室。加入实验室的契机自然是学院发布的智能车比赛,但当时我对嵌入式的了解仅有皮毛,也不觉得自己可以参加这个比赛,只是想着借助实验室这个平台,来学习一些专业知识。毕竟大学已经摆烂两年了
由于种种原因,譬如比赛被学院领导打压、疫情原因等等,实验室也并没有足够的人来参加。所以,最后我也临危受命,成为了其中一个项目的负责人。
中途,我也了解到了机电学院也在谋划参加比赛。即使我是一名初学者,也是第一次参加这个比赛,对国奖之类的并不抱什么希望。但是这并不意味着,我甘愿放弃走出学校。因而,这也激发了我的斗志,也使我能整天泡在实验室里。也算一种额外收获了吧(笑
可惜,学院领导却不同意搞竞赛的学生留校,这也意味我这大半月的努力终是一场空。我一直很不解的是,明明学生们都是圈在学校里,明明已经有一波考研的,再多这几个人又有何妨呢?我不解,只因我不是他;但我仍要说,F**K

日常

1

我这个人,一概是不善言语,不善人际交往。
没办法,我想养作出改变,但也只是无能为力。
感觉自己总是笑里藏刀,在不知不觉间伤害他人,却又后知后觉我。又不精于交谈,道歉什么地自然也是难上加难。
但是,这就是我呀…
我也无能为力呀…

2

简而言之,互联网审查是指对网络内容的控制。
雪崩时,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。

以前总是旁观着网络审查,譬如"塞雷"的封禁、李佳琪的等等。我总是在旁观,认为其不会发生在我身上。
直至昨天,我在一个名为“为何无法更改直播间名字”的评论下回复了一句 “特殊时期嘛”,便喜提了七天封禁。
有时候,真的感觉这个社会挺魔幻的。

3

实验室的一位学长,拥有一块树莓派,我对此自然也是窥探已久。可惜资金并不是多么雄厚,也自然无法购入。
但这位学长在离开时,将其捐给了实验室,然后又倒到了我的手里。
在高三便憧憬着拥有的物件,也终于到达了我的手里。
我还曾兴奋的给学长发道:“这是我第一次接触到实物”。
不管怎么样,暑假在家终于能折腾一些小东西了。

4

“开源之夏(英文简称 OSPP)”是中科院软件所“开源软件供应链点亮计划”指导下的一项面向高校学生的暑期活动,由中国科学院软件研究所与openEuler社区共同举办。
2022年为此系列活动的第三届,开源之夏旨在鼓励在校学生积极参与开源软件的开发维护,促进优秀开源软件社区的蓬勃发展。活动联合各大开源社区,针对重要开源软件的开发与维护提供项目,并向全球高校学生开放报名。

开源之夏项目,是我偶然间看到的。既可以为开源项目贡献力量,又能得到一部分奖金,何乐而不为呢?
现在的情况就是不知道我能不能被选上了:-(

6/15
OK 一个没能中选,我的奖金飞走了 :-(
然后发现学校有另一个人报名,但他被选上了
真就我是个倒霉蛋呗
看来下次要提前与导师联系(
HAUT

智能车比赛也不能返校,又是一个 摆烂 灿烂的暑假